您现在的位置: 戏剧社网(高校戏剧社团联盟) >> 剧本 >> 相声小品 >> 正文 今天是:  
 相 关 文 章
没有相关文章
 热 点 文 章
  • 2019年金刺猬大学…[1752]

  • 2018金刺猬大学生…[4158]

  • 2016金刺猬大学生…[2319]

  • 笑声工作坊简介[2524]

  • 川农SAUDT话剧团简…[2066]

  • 河北省话剧院演艺…[2788]

  • 2014金刺猬大学生…[31759]

  • 南洋剧社十五周年…[1991]

  • 2013金刺猬大学生…[3802]

  • 2013金刺猬大学生…[4230]

  •  推 荐 文 章
  • 2019年金刺猬大学…[1752]

  • 2018金刺猬大学生…[4158]

  • 河北省话剧院演艺…[2788]

  • 2014金刺猬大学生…[31759]

  • 2013金刺猬大学生…[3802]

  • 2013年“金刺猬”…[7734]

  • 2012金刺猬大学生…[3881]

  • 第十届金刺猬大学…[3490]

  • 戏剧嘉年华“2012…[6959]

  • 2011年金刺猬大学…[3577]

  •  
      感恩       
    感恩
    [ 作者:佚名    转贴自:本站原创    点击数:6202    文章录入:曲海艺林社团

     
    一些不爱父母的学生 (北风吹,雪花飘,柱父上台,裹紧大衣)

    父:这郑州的天可真冷啊!

       孩子读书在信大,半年没有回过家。

       今儿带着孩他娘,专门进城来看他。

    (回身,    母上)

       他娘,你都不会快点

    母:他爹,你都不会等等俺

    父:哎!快点快点

    母:他爹,咱孩子学校再哪啊,咋还不到咧

    父:咦,慌啥,慌啥,快到了,快到了

    (停下,四处张望,指着某处念)

    信息工程大学,诶!就这儿,就这儿,可算到了

    母:(惊奇地)就这儿,咦,俺看着还不赖哩

    父:那是,这可是部队中的小清华嘞

    母:他爹,咱孩子学校在那儿啊,俺咋看不见哪!

    父:咦,这儿恁多孩儿,我咋知道哪个是咱孩儿啊

    母:那你帮俺瞅瞅,帮俺瞅瞅

    父:中,中

       (正说着,柱边走边打电话上台)

    柱:喂,小丽啊,中午一块儿吃火锅吧。恩,老地方,不见不散

    (柱父听见有人说话,回头,问柱母)

    父:他娘,那是咱柱不?

         (母回头,和柱四目相对,欢喜地跑上前)

    母:柱~

    (柱迎上前,握住母亲的手)

    柱:爹,娘,恁俩咋来了?

    母:孩儿啊,咋穿恁薄,冷不冷啊?

    柱:(有些冷漠地)不冷

    父:柱儿,恁娘这两天老梦见你,想你了,非得过来看看你

    (母偷偷地抹眼泪)

    (柱四面张望,怕同学看见身着土气的父母)

    柱:爹,娘,这边人多,咱去那边吧(推父母到角落处)

    父:中,中,这边说,这不就过来了

    母:柱儿啊 (哽咽着,又勉强地笑笑)别听恁爹胡说,我就想来看看你

    柱:想啥哩,我这不挺好吗?

    (母打量着柱,摸摸柱的脸)

    柱:没事儿,我吃得挺好嘞

    父:柱儿,该吃啥吃啥,别担心钱,你爹我还供得起你

    柱:咦,爹,看你说啥哩

       (母见柱的名牌衣服,不禁摸了摸)

    母:柱儿,着衣服真好看

      (拿掉母的手)

    柱:别摸,这衣服,好几百哩

    父:(吃惊)就这衣服好几百?

    柱:那当然,阿迪达的

    母:他爹,你看,衬得咱孩多俊

    父:俊,俊

        (父从衣服里层拿出包得严严实实的一叠零钱)

    柱儿,钱还够不够?

    (柱见钱笑)

    柱:咦,可把钱送来了,正愁没钱花哩

    (说着一把夺了过去,唾口唾沫,数钱)

    五块,十块,咋都是零钱啊?

    父:唉,天冷了,外面没啥活,这钱你先拿者花吧

    柱:中,那我先收下了。家里不是还忙着吗?我也快考试了,还得复习。要不,你们先走吧

    父:柱儿,这两天挺辛苦啊

    柱:快考试了嘛

    父:一定要记住啊,柱儿。学习不刻苦,不如卖红薯,可别学恁爹,一世种地苦啊

    柱:我都知道了,我好好学中了吧,赶紧走吧

    父:你懂就行,他娘。。。。。。

       (母看见了受中的袋子)

    母:别慌,柱儿,来的时候给你摊了俩煎饼。你最喜欢吃了,我还多给你加了俩鸡蛋

    柱:(不耐烦地)现在谁还吃这个,油糊糊的,我不吃,你拿回去吧

    父:你就拿着吧,给你做点东西不容易

    母:你就收下吧

    柱:中,中,你们赶紧走吧(双手往外推他们)

    父:那中,他娘那咱走吧

    母:他爹,俺轻易不来一回,你让俺多看两眼

    父:你咋恁糊涂哩,是你看咱孩儿重要,还是咱孩儿学习重要?你看咱孩儿忙哩

    母:那行,(恋恋不舍地看着柱) 柱,那俺走了,你可别忘了吃煎饼

    柱:(不耐烦地)走吧,走吧,我知道了

    父:柱儿,好好学习啊

    柱:走吧,走吧

    第二幕

    (看父母走了,柱看看袋子说:这年头谁还吃这个啊!    就把煎饼扔了)

    柱:这不耽误事嘛,说好了,中午要请小丽吃饭,你看,这都几点了

    (从兜里掏出手机)先给她大个电话吧(拨号        小丽上台)

    丽:铁柱

    柱:哎呀,小丽呀,我正找你呢

    (上前握小丽手,哈气,小丽抽回手)

    柱:冷不冷,走吧,吃火锅去

    丽:(故做轻松地问道)在这干吗呢

    柱:(慌张地)没,没干啥啊

    丽:刚才那两个人是谁啊

    柱:(结巴地)谁,谁呀

    (丽瞪他)

    柱:(拍下脑袋,笑道)哦,你说那两个人哪,问路的,走错路地儿了,走吧,吃饭去

    丽:哟,今儿咋这么阔气,发财了

    柱:你看我对你好点还不是应该的吗

    丽:(生气地)孟铁柱,看来你今天是不打算说实话了吧

    柱:哎,小丽你怎么了,你可要相信我呀,我可是从来没骗过你啊

    丽:孟铁柱啊孟铁柱,我以前咋没发现你是这样的人那,你知道我最讨厌人家骗我了

    柱:骗你?那,那我还不是怕你嫌我穷吗

    丽:穷,穷你就可以嫌弃自己的父母吗,当初在一起,是觉得你忠厚,朴实,有上进心,可没想到你为了自己的虚荣竟然会这样对待你的父母,太让我失望了

    (丽转身愤怒离开,柱跟上拉住丽)

    柱:小丽,小丽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解释嘛

    丽:没什么好解释的,一个忘恩负义的人,让我怎么相信他

    柱:小丽,小丽我……

    丽:住口,一个连父母都不爱的人怎么会爱别人,你还是好好反省反省吧

    (丽气愤下场)

    柱:哼,装什么崇高,还不是嫌我穷

       (说着就气哼哼坐在椅子上)

    第三幕

       (灵儿上台,在太前做自我介绍)

    灵:我呀,跟铁柱哥是老乡,他在家可不是这样的,可你看看他现在……唉,不行,我得好好说说他

    灵:柱哥

    柱:(懒懒地抬起头)是灵儿啊

    灵:(坐到柱的身边)大伯大娘呢?

    柱:走了

    灵:小丽姐也走了?

    柱:(不耐烦的换个姿势,把一条腿翘到另一条腿上)恩,(柱猛地站起)

    哼,都怪我爸妈,什么时候来不好,偏偏这时候来,好了吧,让小丽给碰见了,还有小丽,还不是嫌我穷!哼,有什么了不起的,天涯何出无芳草,走了一个我再找

    灵:(站起,沉痛地)柱哥,你变了

    柱:我咋变了

    灵:你以前不是这样的啊

    (深情地)你还记得小时候的事么

    柱:什么事

         (伴奏音乐响起)

    灵:那年春天,来得比较早,山上杏花都开了的时候,咱们两家一块儿去爬山,那天天气特别好,鸟儿歌唱,小溪潺潺,我们爬到山顶上往下看,一片葱绿满处生机

    柱:当时,我很高兴,指着山的那边问:爸爸,山的那边是什么呀

    灵:山,还是山,你要走很远很远才能走出去,山的外面很美很美,山外面的人也很幸福,很幸福

    柱:当时我就说,爸爸,我一定要走出去,我一定也回让你们很幸福,很幸福

    灵:现在你走出了大山,你就是这样让你的父母很幸福吗

    柱:……灵儿,你别说了  (蹲下)

    灵:不,我还要说,去年咱村就咱俩考上了大学,为了支付昂贵的学费,你爸你妈东一家西一家地凑钱才攒够,走之前你是怎样信誓旦旦地跟你爸你妈说要好好学习,将来一定要有出息的?

    柱:灵儿,(站起,捡煎饼)……灵儿,你放心,我不会放弃我的愿望的,我一定会让我的爸妈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父母       爹!娘!(跑下台)

    灵:(转身,走两步)   大伯大娘   (缓缓转身)

          (熄灯,“母亲”伴奏音乐响起)

       朗诵诗

    父母爱我们跟我们爱父母不一样

    父母的爱是海洋

    我们的爱是溪流

    总是在最深最深的夜里编织着牵挂的梦

    总是在长最长的黄昏里等待一个疲惫的身影

    窗外雪花带来一片幸福的忧伤

    摇篮里飘出一丝甜美的倦意

     

    等你,长大

    等你,听的见最细腻的声音

    等你,能明白一个最不经意的眼神

    等你,在最简单的梦里,他们已白发苍苍

     

    还想再为你讲讲那古老的故事

    还想再看你戴那条发白的围巾

    还想再听你叫第一声“妈妈”

     

    给了你年轻的生命

    给了你明媚的春天

    你是幸福的,他们就是快乐的

    为你付出的再多那也值得

    千古情,最深是亲情

    在这寒冷的冬季送去温暖的祝福

    让我们都能怀着一颗感恩的心去真诚的祈祷

    愿我们的父母永远健康永远快乐

    愿我们的父母都是天下最幸福的父母  

      

    欢迎各大高校剧社、文艺团体、演出公司、新闻媒体等单位提供新闻线索或稿件。

    分享到:

  • 上一篇文章: 想唱就唱

  • 下一篇文章: 职校男生成长记
  • 在线投稿】【告诉好友】【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合作交流 | 申请加盟 | 管理登录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 戏剧社网        站长:青埂顽石    页面执行时间:93.75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