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戏剧社网(高校戏剧社团联盟) >> 剧本 >> 戏剧曲艺 >> 正文 今天是:  
 相 关 文 章
  • 守林人第一幕第三…[5994]

  • 守林人[5997]

  • 守林人[5721]

  • 守林人[5588]

  • 守林人[8660]

  • 守林人[10568]

  • 守林人[7413]

  • 守林人[9622]

  • 守林人[8674]

  • 守林人[14335]

  •  热 点 文 章
  • 2019年金刺猬大学…[1859]

  • 2018金刺猬大学生…[4507]

  • 2016金刺猬大学生…[2382]

  • 笑声工作坊简介[2605]

  • 川农SAUDT话剧团简…[2129]

  • 河北省话剧院演艺…[2880]

  • 2014金刺猬大学生…[31822]

  • 南洋剧社十五周年…[2034]

  • 2013金刺猬大学生…[3862]

  • 2013金刺猬大学生…[4322]

  •  推 荐 文 章
  • 2019年金刺猬大学…[1859]

  • 2018金刺猬大学生…[4507]

  • 河北省话剧院演艺…[2880]

  • 2014金刺猬大学生…[31822]

  • 2013金刺猬大学生…[3862]

  • 2013年“金刺猬”…[7780]

  • 2012金刺猬大学生…[3947]

  • 第十届金刺猬大学…[3547]

  • 戏剧嘉年华“2012…[6994]

  • 2011年金刺猬大学…[3610]

  •  
      守林人       
    守林人
    [ 作者:阮更超    转贴自:本站原创    点击数:7438    文章录入:阮子越

    昱凝:啊!他要自杀!每一个流星部落的人总是在说了这一句后自杀!

    圹垠:顾姬!你听,这是什么声音?是春天的声音!你看,那新抽芽的柳条像一头柔韧的秀发,那一地的新草像一副副婀娜的腰身,山上的雪化了,溪水欢快地来了,那些含苞待放的花蕾也快要开了,生命来了!

    【迪澈从左边上。】

    迪澈:我凭依在我的窗边倾听着夜虫长鸣,可是不知道是谁,给我传来了声音,说又有一个流星部落的年轻生命即将结束!那个生命是谁?(见了昱凝、王子旻和圹垠)是你吗?圹垠?那个生命就是你吗?

    圹垠:生命来了!我的祖先告诉我,我们忘却了一切,除去财富,这个世界将要灭亡了!人的世界灭亡了!取而代之的是财富的世界!灭亡了!我要走了!春天,苏醒的生命在召唤我,那每一次萌芽都是召唤我的呼声!那每一次融雪都是召唤我的祭歌!我要去了!

    迪澈:各种生活的存在都有它们各自存在的理由,圹垠!你又何必强求这个世界的每一个人都一样呢?有些人在为生命感动,为灵魂守戒,可是,还有一些人甘愿做一个没有感动,没有灵魂,不愿意在路上驻足片刻的人,这些都是一个人的自由。就算所有的人都成为不愿意在路上驻足片刻的人,那也是理所应当的!你应该去理解他们引导他们,因为他们存在有他们存在的理由。

    王子旻:他的呼吸已经停止了,他的体温正在下降!天哪!他已经死了!

    迪澈:这是生命的结束,也是生命的开始。殿下,上次您问我流星部落的人为什么会自杀,现在我告诉您。他们的生活有三种力量维系,童年的体验,激颓的爱情,还有无私的普世情结,他们认为世界是美好无丑陋的,这三种力量的支点是激颓却脆弱的爱情,当爱情破裂,他们会泛化破裂,三种力量蜕变成了末世情结,于是自杀。殿下,他们是敏感的灵魂。

    昱凝:他的灵魂已经进入那个山谷了!

    王子旻:进入那个山谷?啊!是的!进入山谷了!

    【迪澈托起圹垠,昱凝、王子旻从右边下。】

     

    第五场  林子出口

     

    【王子旻、昱凝、勾曦、冰、迪澈从右边上】

    王子旻:你们请回去吧!不久,我将回来!

    昱凝:你要快些回来!

    王子旻:嗯!我知道的!

    勾曦:殿下!您回去后告诉新王陛下!叫他不要忘记权力下的责任!

    王子旻:我会的!守林老人!

    勾曦:哎!我已经老了!也快要魂归山谷了!大概看不到新王的一切了!这以后还要您多劝劝他!

    王子旻:您不会有事的!您还很健康!

    勾曦:走吧!(推一下王子旻)

    迪澈:王子殿下!请您一定要小心些,路上可还是不太平的!

    【王子旻从右端走向左端。】

    王子旻:我梦见我的弟弟受了伤,他正在寻找我,而父亲的灵魂也还在国都,他也叫我快回去见他,这是我为什么回国都的原因!

    【勾曦、冰、昱凝、迪澈从右边下,部炳从左边上。】

    部炳:为什么我会夜夜失眠?是因为我曾经看见一个美丽的女人,她具有一颗勇敢的心,她不顾一切地救她的儿子!最主要的是,她看见我第一眼时的愤怒,是那样让我无法忘怀!爱情的折磨居然会如此厉害!

    王子旻:(碰上部炳)你是谁?

    部炳:啊!年轻人!不要发怒!我不是你的敌人!本来我是要回到我的国家去的,只是我见到了一个美艳的女人,从此就再也无法让自己平静,所以,我很渴望重新见到她,以解我的痛苦!

    王子旻:爱情的真正感觉不是一个人无休止地追求另一个人,而是在彼此还没有来得及了解对方的时候便被对方的突然闯入而产生无穷的遐想和甜蜜的苦痛。告诉我吧,那个女人在哪里,或许我能帮助你!

    部炳:你是谁?真的能帮我吗?

    王子旻:我是这个国家已逝的王的王子,现在的新王的哥哥!我想我可以帮你!

    部炳:啊!真的!那个女人是新王的母亲!也就是你的母亲。

    王子旻:什么?我的母亲?你敢在这里说我母亲的坏话,亵渎我母亲的圣洁,也侮辱我的父亲,我要把你赶离这里!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欢迎各大高校剧社、文艺团体、演出公司、新闻媒体等单位提供新闻线索或稿件。

    分享到:

  • 上一篇文章: 守林人

  • 下一篇文章: 守林人
  • 在线投稿】【告诉好友】【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合作交流 | 申请加盟 | 管理登录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 戏剧社网        站长:青埂顽石    页面执行时间:93.75毫秒